记住密码忘记密码
招商加盟

色彩里的故事——厦门张雄书画院赏著名画家陈玺光画作

发布时间:2013-08-02 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 作者:文/胡莹


夜幕悄然降临,都市里忙碌的气息却久久不愿散去,繁荣的盛景就浓缩在金碧闪烁的霓虹灯的故事里,圣诞的点点星光还在夜空下欢舞,2013年的新年之歌已随霓虹灯的光芒传向遥远的宙宇星际。这是一个“童幻世界”,“金色年轮”,还是“玫瑰色的梦”,著名的山水人物画家——陈玺光早已陶醉于色彩斑斓的光影宫殿之中,聪慧而富于创造力的他,突然做出了个惊人的决定,将他心中的“光的雕塑”,“滨江之夜”,“紫霞满天”用他的画笔一一绘出,让醉人的光彩之美不再只是夜的琴音,也是昼的赞歌,带着希望与光明的色彩应璀璨于世。而这谈何容易,中国画的墨色如何互融一直是难以突破的障碍,何况玺光先生想绘画的主体还是五光十色的霓虹光彩,这真是想常人所不敢想的大胆创举。而传统功力深厚、深爱着艺术的陈玺光先生,敢于挑战,激情创作,最终绘出了包括以上提及的诸多经典之作,让人们尽情地在他既保留西画的视觉冲击力,又兼有水彩水墨的透明与幻化的画作中驰骋,在神秘曼妙的动感中享受着美的瞬间与凝固的永恒。





著名画家陈玺光作品




陈玺光先生自幼家境贫寒,而艰苦的环境却激发了他身上的韧劲、激情,他热爱生活,性情开朗,一旦专注的事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他常常作画到凌晨三、四点而不觉疲倦,为一点点的积累却又不经意间获得的领悟而欣喜兴奋。他已将对知识的渴望与源源不断的汲取作为自己生命探索的起点与历程,小时候聪慧的他经常出入家附近的医院,潜移默化中他对人体解剖学也研究颇深,这些跨域知识的积累,陈玺光先生也精心自如地将它们运用发挥在其作品创作中。玺光先生总是痴痴不倦,留有一颗年轻热烈的心,当他决定用水墨来表现飞腾的云、湍急的水,彩墨来描绘壮观的霓虹光彩、绚丽灿烂的晨光、晚霞……他的心再一次沸腾了,而自古以来墨与色之间互融的矛盾难题并没能消褪他的作画激情。喜欢创作与挑战的他运用他平时对化学研究的浓厚兴趣,亲自动手,最终精心选用非洲矿质,神农架的鲜花这些让人耳目一新的颜料元素,配制出独家绘画颜料,而他的画作也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美展中获最高奖与铜奖,并为广大观众所爱与收藏。而更难能可贵的是,陈玺光先生不仅画作的光芒打动人心,他自己也有颗闪亮发光的心,去年8月他一次性捐款壹佰壹拾叁万元给贫困儿童,他说他从小家境贫寒,深知贫穷的艰难,在他有能力去做善事时,他一定会去做。画坛界正是有了许多像陈玺光这样品行兼优的画家,才能屹立于世界之林,将美德延续发扬,为国粹文化的传播与交流奉献自己的力量。



著名画家陈玺光作品


 

或许是鲜花蜜汁的清甜彻底将陈玺光先生骨子里的浪漫情怀挖掘开来,陈玺光先生带着五彩缤纷的色彩,融入金赭等暖色调,绘画了他自己恋爱时期传奇而浪漫的真实写照——“执子之手”,画面中夫人粉润小嘴,面庞红晕飞霞,身着五彩飞蝶,眼神中闪动的是无比的甜蜜,带着俏皮骄傲的信任。同样身着新疆服饰的小伙子,只露侧面,他的眼中只有他夫人,单膝下跪,紧握着夫人的双手已表白了一生的承诺。流星雨不停地从天空落下,夫人的轻纱被明恍恍的光照得通透轻盈,画面的定格宛若梦幻仙境。玺光先生每望着这幅画时,都露出甜蜜的笑容,让我也陷入无边无际的遐思,因为这幅画中色彩与人物情节交融的唯美,民族特色的服饰,现代流星雨的浪漫风情,还有那一段神奇的仿若影视中的爱情故事,都让人进入不可言传的甜美的色彩之境。



著名画家陈玺光作品

 


喜欢陈玺光先生的作品走进老百姓的生活中,一幅“看戏”画尽了生活百态。画中至少都是60岁以上的长者,或许这群看戏的人大多数的身份是农民,因为他们的皮肤比较粗糙,老茧是长期劳作的印记,他们的笑容很真实,神情很淳朴。而有的人似乎还没看懂一些故事情节,有的人表露出惊奇的神情,有的人却已笑得直咳咳,还有的人淡定地遥起了扇子,而有一些人他无论是干活还是看戏,脸上的神情都相似,而所有看戏之人都是放松的。陈玺光先生运用墨彩并用,墨彩积用,墨彩水用,将坐在较远排的人物与背景的色彩渐渐相融为一,体现了水彩水墨的透明与幻化,使画面既具象又抽象,既衬托了前排观众主体画面,又增强了看戏观众的空间感,增强了看戏群众的故事性,当我们也在看戏,看这些看戏群众的故事时,我们也慢慢体味到他们的、自己的百态人生。在色彩的融入背后,我们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和他们一起看戏,体味着看戏的乐趣与人生的经历。




著名画家陈玺光作品——纳凉


 

玺光先生的“纳凉”也很有味道,这同样是一幅反映百姓日常生活的作品。在陈玺光先生彩墨互融的笔下,空间感和层次感迎面接踵而至,成为独特的出众视角,夏天的背心是解放初期老百姓最普遍的装束,然而经过陈玺光先生点点染染,水彩墨调,层层片片的光晕从四面八方聚拢又泼散,这穿着布鞋、摇着扇子、下着棋子、喝着清茶、聊着小天的人们不能不让人想起80年代岁月中的场景,但是这重重光影、层层渲染,让人顿感时空的交错,他们仿佛从时空中走来,近得如同电影中播放的一个片段,强烈的空间感彰显了生命之美。

 

玺光先生的山水画因流光溢彩、霓虹闪烁的城市印象而使大都市平添了古都文化的历史深韵,使江南水乡有了童话般的浪漫世界。“琼楼映月”里,拱桥上的城楼灯火辉煌,花瓣般盛开的灯韵仿佛欢呼的礼炮,衬托城楼的神圣庄严,水的一方望去的半边拱桥与它的倒影,巧妙地被画家画成一轮金色的弯月,非常雄美,波光粼粼的水面再现了琼楼玉宇,真叫人想去亲吻这金色的时光。作品“水乡不眠夜”里,挨着水边的小桥流水人家错落有致,远近虚实被描绘的如梦如幻,别样的灯光的衬托让人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童话世界,仿佛进入宫崎俊的故事里。不眠夜的水乡还是小雪朦朦,不知在这美妙的倒影中是否能寻得彩色的美人鱼。



著名画家陈玺光作品


 

今后,能欣赏到的陈玺光先生的作品还会有很多,无论是山水画,还是人物画,他的画作仿若一首古老的歌谣,刹那间,在不同地点做着不同事的人们都同时听到这让人回味的歌谣。也许,这就是鲜花的色彩带来的时空的呼唤。而对于陈玺光先生而言,鲜花夜景也只是一个新的起点,就像他每次望“执子之手”眼里闪露的光芒与温情,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外貌,而青春之歌还在继续传唱。就像再绚丽的色彩,如果里面的人物不可爱,不可敬,我们能捕捉到的也只是瞬间的光芒,而白天仍然不可能有霓虹灯的奇迹。我们期待着玺光先生呈现出更多可爱人物的精神面貌,期待着玺光先生用青春的创造力创作出更多佳作。(文/胡莹)